当我们说到二次元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说谁?

16年的时候我刚初中毕业,那时候脑子啥的还不太好使。

已经忘了是为什么而下载的b站了,当时lex刚成为门面吧,有不少推送都是他的,对于当时刚踏进二次元的世界的我来说还是很新奇的,事实证明新奇归新奇,看番这种事情还是要有自己的判断,例如IS,至少在我看来第二季水平还是马马虎虎的,毕竟这种类型的番,只要不发刀我就能接受,后宫都藏刀实在是太过分了。

那个时候我所认知的二次元应该是仅限于看动漫的这批人,那个时候还没有啥泛二次元小将啥的概念,周围的人看法也比较一致,只要你把XXX当老婆我们就是好朋友。

18年应该是我看番的黄金期,那个时候开始官延区的东西看的比较多了,恐怕那时我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官延区待这么久。有几件比较重要的事吧,高一接触全职高手,跟着看了不少国内声优的相关资料,对国内的声优产业也有了一点认识;高二开始追不少的声优见面会,最喜欢看的应该是七大罪,b站应该是叫七人传奇还是啥来着,开始对日本的声优有了认知,然后是感叹说原来追过的那么多番声优都是一个人,从此开始声优成为我追番的一个重要参考(考哥.jpg);高二暑假接触了箱社的少女前线同人gal——《iris》,然后接着去玩了《狐姬零》《夏之扉ZERO》,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触gal这种类型吧,哦原来文字游戏还可以这样,因为我之前理解的文字游戏应该是类似于rpg的感觉的,就是随机事件啥的,算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吧,同时在暑假的尾巴我注册了少前,成为了格里芬光荣的一员,然后就高三失联了。(顺便一提,高三的时候偷偷攒钱买了PSP,结果高考前一个月回宿舍自习的时候偷玩了不少,虽然并不后悔,但是想想自己真能啊,居然能玩的下去)

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应该是意义非凡的吧,人的三观是在不断变化的,尽管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察觉到,高中三年对我来说有很多难忘的回忆,而对于那时还在自称二次元的我来说算是比较完整的理解了这个产业链,原来一个ip可以在多个维度上发展,例如一部某文库的作品,被公司拿来制作动漫后,还可以推原作小说和衍生广播剧,然后是声优见面会和衍生手游加上视觉小说,一部大的ip潜力是难以想象的,亚文化的产业链其实比很多人都想像的要庞大。

也是这个时候,隐隐约约开始变天了,哲学被封杀,然后是vup兴起,然后是很多非二次元产业相关的东西出现在b站里,再然后就到了我成为大学生的时候。我开始比较少的用二次元来称呼自己,而是选择用宅来概括自己,因为我觉得二次元这个概念本就很广,并且随着时间的发展混进了很多我觉得本来不应该在里面的东西,例如大部分的游戏(宫崎英高、小岛秀夫等优秀制作人的作品,还有育碧B社R星等等的作品)我觉得都不应该归属在里面,里番和黄油(梅麻吕illusion)等等我觉得也不应该放在里面,因为这些都跟二次元的发展方向都相差甚远(游戏和色情产业),现在一说到一个人是一个二次元,感觉就像是在说这个人是个lsp一样。我觉得二次元这个词应该更纯粹一点,以前忘记是在哪里聊过了,总之那时我说的话现在我依然觉得是正确的,二次元它就是一个世界的代名词,在次元壁背后一个能逃避现实的世外桃源,这个世界依然有勾心斗角充满人生的百态,但故事的结局一定是美好的,哪怕有人逝去,哪怕有人牺牲。(注,这个解释其实忽略了类似沙耶之歌或者其它比较虐的作品,原因是我觉得这些都算披着二次元的壳讲哲学,你很难把他完全归属又或者完全剥离出去)

所以如果你说死宅真恶心作为死宅我是没啥意见,但你如果非要给二次元和宅安上原罪那我真是不能赞同,我们看日漫不代表我们就是精日,而是亚文化的起源就在这里,目前的潮流前线仍在这里,8090年代那个时候中日友好的时候引进的优秀动漫对8090留下了什么严重的伤害吗?b站一家就能代表国内的所有死宅吗?

爱衣这件事已经埋下了雷,回归上个十年论坛圈地自萌的状态,对于国内的死宅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吧。只可惜资本已经入场,不管怎样终究是要把二次元抬到明面上来说的,希望风雨飘摇大家都还能有清晰的判断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