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半志愿者闲谈

这两天报名参加了成人自考的志愿者活动,想想还是稍微写点东西纪录一下。

成人自考,虽说是成人,可考生的年龄段跨度还是让我有些震惊。有小小年纪便报名参加会展营销的考试的孩子,开考前和母亲一块认真的复习,也有我必须得以奶奶来称呼她的老人家,在进考场前还在翻看手中的笔记,笔记是纯手写的,并细心的用红笔圈出了重点,让站在一旁的我觉得真有些自愧不如,说是大学生,还没奶奶来的认真。

开考时间是九点,但开考后十五分钟还可以进场,经常有人开考后从对面一教跑到我所在的二教来,当然也有从我们这赶去一教的,这就是刚才没分清楚考场在哪,我们第一天的任务就是引导他们找到自己正确的位置。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社会人士总有人想着以身试法,在考场上作弊。有幸运者,也许成功了,但在离开考场时在地上留下了他的小抄,人早已不见踪影;当然也有倒霉的被监考指出,与监考发生争执,为了拿回身份证动起手来,扯坏了监考的监考证,惊动了门外的保安和特勤;也有人虚心诚恳的接受批评,至于会不会改我就不清楚了。

做志愿者心情是很复杂的,特别是对我一个也分不清学校东西南北的人来说,如果没有队友相信一定会有不少人因为我的指路而默默开了导航。一方面想帮助他们,一方面又怕搞错了尴尬,一方面又不能拒绝他们的请求,真的有点头疼。考完了,问我们的基本就两个问题,食堂怎么走&大巴/公交怎么搭?

“同学,学校正门怎么走?”一个年轻的女士停下来问路。

“啊?我们学校有好几个门的啊?”(鬼知道正门是哪一个。。南门吗?)

“我是说海泉路上的大门怎么走。。。”

“海泉路上有两个门。”路过的监考声音洪亮的说。

说来也好笑,我一个下午指正了大概三十几个人关于“二教”二字的解释,仿佛“教”这个字就是“楼”,如果不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我相信大部分考生会把二楼围得水泄不通。

今天的任务是去地铁站当引导员,不过大家昨天都已经来过了,所以一早上问路的只有五个人,其中有一个还不是到我们学校的,是要去金钱路方向的,他操着极其浓重的口音,我一度以为他要去的是锦钱路,还好队友听懂了,然而我们俩外地人咋知道咋走,只好当着他的面开始查导航。。真是一言难尽。

但没办法,穿着志愿者的衣服,戴着志愿者的工作证,我就需要帮助他或者帮他寻找帮助。我这两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在回宿舍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迷路的大叔找到大巴的上车点,因为他需要我,因为我帮助了他,仅此而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